主页 > 设备分享 >【独家】若希盟入主布城拨款迎刃解 交通大蓝图应避免填海

【独家】若希盟入主布城拨款迎刃解 交通大蓝图应避免填海

2020-06-13
【独家】若希盟入主布城拨款迎刃解 交通大蓝图应避免填海
独家报道:刘金莹

【独家】若希盟入主布城拨款迎刃解 交通大蓝图应避免填海

威省市议员王泽钦有一个想法。

他认为希望联盟在最快明年,最慢后年的大选中,要是成功入主布城,那幺到时槟州政府不仅能获得拨款打造交通大蓝图,获得批准更不是问题,那幺填海也可以避免。

无疑,过去总听到希望联盟说“把我们送进布城”,那为何这项计划不能在希望联盟入主布城后才落实?到时,不仅金钱不是问题,准证更没有障碍,但是为何这项计划要以如此快刀斩乱麻地速度进行?这间中是不是有更多我们不清楚、不知道的?更多你不可不知的思考点,将从这一篇开始……

1. 或错估未来人口

着名人权与社会运动分子阿尼尔聂多说,槟交通大蓝图倡议者预计槟城人将在2030年激增至250万人,但这与人口统计局所预测的190万相差甚远,相信该倡议者是以依据十年前的人口统计数据来计算才会得到该数字。

生育率偏低

“但问题是,以前的生育率比较高,一个家庭或有7至8个孩子,但是现在的生育率已偏低,且槟州现有160万人口,若是要维持着数字,每个家庭都必须生2个孩子,但就目前情况不可能发生,因为还未预计这些孩子是否会留在槟城工作等因素。”

他指出,不排除槟州交通基建若非常完善的话,会吸引更多人涌入就业,但先不说蓝图本身的规划问题,实际上槟城的生育率和人口移动率都下降,这也是为什幺到了2020年,人口年均增长率只有1.4%,此后每年的增长率也只有0.7%,这比2000年至2010年的人口增长率的2.4%还来得更低。

耗高成本建交通基设

“不管是州政府或是中央政府都希望将经济从劳动力密集型企业转向知识经济,因此又不需要那幺多外劳,这样的话槟州的人口也不会提高那幺多。”

他说,错误估计人口将会导致需耗资更高的成本建设交通基设。

2. 填海无关交通蓝图

阿尼尔聂多也是醒觉运动财政,他说,实际上若要进行交通大蓝图计划的话,在规划了所需的交通建设,然后再去想筹资的方式,若是筹不到那笔资金,那幺就决定分阶段式进行,而是像州政府所言没办法填海,就筹不到270亿(目前可能是400亿),筹不到就建不到轻快铁,两者性质完全不同,怎能牵扯在一起。

“这两件事情分开进行,因为是否要填海需要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来调查对环境生态是否造成伤害,交通大蓝图也有独立的规划和筹资的方法,让人民能够评估,不应该混为一谈。”

3. 真需要单轨火车?

阿尼尔聂多说,一开始Halcrow拟定的交通大蓝图是以为槟城增多巴士与电车,着重于建设综合性的公共交通系统,但是在SRS集团最新的交通大蓝图,却是有意打造Halcrow所建议的七条电车路线中的两条,即丹绒武雅至亚依淡路线,并以单轨火车取代。

“此外,还会增设一条从拉惹乌达至北海驶往大山脚的单轨火车,这也等于取消Halcrow建议的威省七条电车路线。”

许多专家反对单轨火车

他表示,许多城市规划及交通专家都反对在城市建设单轨火车,因为若真的要认真改善公共交通系统,实际上在发达国家,如欧洲都是选择建设电车,且电车费用也比单轨火车便宜,而通常单轨火车在外国都是用在旅游区,方便让游客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

4. 没询问民众意见

阿尼尔聂多说,Halcrow在规划交通路线时有召开几个工作坊,邀请民众给予意见,当时他也有前去,大多数提出意见的民众都希望着重于公共交通系统建设而非道路建设,很庆幸该公司也有听取意见纳入规划。

“但是现在的蓝图却没有询问民众的意见,这交通系统是建给槟州人民的,理应了解他们到底要什幺,而非自行规划好后才通知民众,‘说服’民众去接受这份蓝图。”

5. 减少驾车善用公交

阿尼尔聂多说,建设更多道路,只会造成更多人选择驾车,交通问题还是无法解决。

70%预算应用于公交

“若要解决交通问题,实际上交通大蓝图的预算应该是70%用于公共交通,而30%才是用于建设道路,且所建设的道路也是以协助公共系统更完善为出发点,而不是如最新蓝图规划的164亿令吉用于高速公路而97亿令吉用于公共交通。”

他表示,州政府是否应该考察为何快捷通巴士的普遍使用者皆是外劳及老人,很少上班族搭乘,是否是因为费用过高,因此民众宁愿驾车或骑摩托车?

他举例,假设从双溪赖到青草巷的车费是1令吉40仙的话,现在油费已跌至1公升1令吉60仙,若1公升能行驶10公里,以该地区差距6公里来换算,分分钟驾摩托都还比搭巴士便宜。

“若要逼人民使用公共交通,州政府必须设法让他们觉得驾车不便利也不划算,如调高停车费及增过路费。”

他解释,如槟城第一大桥单向有3条道路,州政府可将一条道路限定只有巴士和德士使用,第二条则是给多乘客的汽车驾驶者使用,另一条只允许仅一人驾驶的人士,那幺在设置过路费时也针对单一驾驶人士收取较高的费用,越多乘客者越便宜,那幺这些驾驶人士自然而然地就会主动与他人共车省钱。

应重心规划巴士服务

他提出,在和乐公司拟出的交通大蓝图里实际上是建议重心规划现有的巴士服务、交通灯控制系统、人行道设施及杜绝民众随便停车行为等,但SRS集团的规划却没相关计划。

6. 民众知道的太少

民政党槟州联委会秘书胡栋强受访时表示,至今州政府仍没有让人民知道完整的交通规划,如该交通路线的影响层面,每日的交通流量是否需要建设轻快铁或单轨火车,而每一个轻快铁搭乘处是否提供足够的停车位?

计划好值得期待

“即便有足够的停车位,但收取的费用又是多少,搭乘轻快铁的费用又是多少,举例来说,如果民众需要驾车到该处停放再乘搭轻快铁,停车费用每小时计算的话,即便车费2令吉,但统计或接近6至8令吉的话,那幺是我的话也肯定宁愿自己驾车去上班还比较便宜省钱。”

他说,他们并非反对槟州发展或交通大蓝图,如果计划本身是好的,那幺是值得期待,但是现在情况完全不明朗化,整个交通大蓝图的细节都无法得知,民众知道的就是要建轻快铁、单轨火车及泛槟岛大道,仅此而已。

7. 谁承担营运费用?

询及州政府若以是售岛融资的方式,既然非BOT(建设-经营-转让)合作方式,是否只能收维修费用,胡栋强说,没错,因为这代表州政府已筹获资金,那幺将来所建设的轻快铁也只能收取维修费用,因此费用必然很低。

若亏损够资金吗?

“但问题来了,若交通大蓝图预计的250万人,实际上并没有那幺多的人口,那幺使用轻快铁的人士肯定不如预计,也无法从收车费维持营运开销的话,那幺到时是谁承担营运费用,若是亏损的话,州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资金?”

他说,该交通大蓝图是涵盖从2015至2065年,长达50年的多项庞大基设工程,若是签署了,到时因为通膨的原因费用从270亿涨至另一个天文数字的话,州政府付不出这笔钱的话,是会面临破产的危机,届时又是那片海被填?

8. 或只是竞选宣言

胡栋强说,相信是为了筹获大选经费来源,所以现在所说的交通大蓝图也只是一个美丽的竞选宣言,给人民一个“希望”而已。

塑造交通愿景假象

“至今为止,州政府所说的蓝图交通规划都像是在纸上谈兵,一直塑造美丽的交通愿景假象,一直没有透露更多的详情。”

若询及希望联盟一直要求人民将他们送入布城,为何不待那时就能直接拨款给槟州也不必填海,他反问记者,他们是否能入主都是问题,这也能解释为何他们那幺急着要现在批准及签署交通大蓝图的原因。

“实际上现在是宣布要填的人造岛范围是4000多亩,但据知他们的原计划是要填6000亩的,所以未来他们是否会以成本因通膨调涨资金不够的原因而宣布填更多的地,也是未知数。”

结语:勿为眼前利益典当下一代

“看看我们的过往的美丽的那个家, 你无声不作答,看看你现在摧毁的只需要一霎那,是怎样的代价,后悔吧,后悔吧……”

上述的歌词来自林忆莲的《盖亚》,讲述了人类为了眼前的利益与方便,孤注了大地、牺牲了未来,更典当了下一代。是的,摧毁只需要一霎那,但是被人类摧毁的却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心血与时间来成就,更可怕的是,一些东西消失了就真的永远也找不回了。

大蓝图能否解决塞车?

槟州人民从不反对交通大蓝图,但这个计划是否真能从根本的解决槟州交通阻塞的问题?是否会让人民受益?以及,我们是不是除了填海,就没有其他的选择?

再来,为何反对南部填海计划=反对交通大蓝图=选择塞车。把两件事情牵扯在一起让人民决定要牺牲谁,让人民自行背负填海所产生的后果,最后的最后,我们牺牲了什幺?典当了什幺?

也许,我们只有如《盖亚》的结尾:“孤注了现在,流亡了将来,如果没有爱, 期待皆苍白。没有重来。重来……”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