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应用影视 >每个台湾人都听过的好声音:台湾歌谣之父邓雨贤

每个台湾人都听过的好声音:台湾歌谣之父邓雨贤

2020-07-18

他的歌曲,就算不会唱,几乎每个台湾人都听过。《雨夜花》、《望春风》、《月夜愁》、《四季红》都是「台湾歌谣之父」邓雨贤的作品。

每个台湾人都听过的好声音:台湾歌谣之父邓雨贤

邓雨贤的一生如同流星一般,短暂却很璀璨!他出生在日本时代桃园龙潭的书香世家,三岁时因为父亲工作关係,举家迁往台北大稻埕。也因为这样的机缘,道地的客家子弟,日常生活中也接触到台语。

求学过程堪称一路顺遂,邓雨贤大学考进台湾总督府台北师範学校(今日台北市立大学),毕业后分发到台北日新公学校(即今台北市立日新国小)教书。

邓雨贤的个性内向,他把感情全贯注在音乐之中。大学期间,他时常沉醉于音乐演奏之中,他会弹奏钢琴、小提琴、大提琴等乐器。

教书隔年,他奉父母之命,透过媒妁之言,与妻子锺有妹结婚。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四年。邓雨贤实在无法忘怀对音乐的热爱,他决定放弃稳定的教职,将妻子和儿子留在台湾,24岁那年毅然决然,只身赴日,他要到日本学音乐。

到了日本,邓雨贤至东京音乐学院深造,在这里他不只学习乐器的演奏,也深入研究音乐理论,并且开始学习作曲,邓雨贤的音乐创作生涯就此展开。

回台湾之后,初试啼声之作,是以从小长大的大稻埕为主题的「大稻埕行进曲」。

起初邓雨贤为了生活,曾短暂到台中地方法院担任通译官,后来他为了专心创作,再度辞去工作。因缘际会之下,加入古伦美亚唱片公司(日本第一家唱片公司),那一年是1933年,邓雨贤28岁,他一连创作了《望春风》、《月夜愁》、《雨夜花》和《跳舞时代》等脍炙人口的歌曲。

几年之内,邓雨贤大量创作,一首一首的好歌都在这几年诞生。邓雨贤被誉为是当时流行歌坛的「四大金刚」,也从流行歌坛跨足为电影配乐。

遗憾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政府在台湾推行「皇民化运动」,要求台湾人全面说日语、更改为日本姓名。

邓雨贤有了日本名字东田晓雨,他的创作包括《望春风》、《雨夜花》、《月夜愁》等都被强迫改编为日本军歌。《望春风》改为《大地在召唤》、《雨夜花》改为《荣誉的军夫》、《月夜愁》则成了《军夫之妻》。

这幺一改,完全丧失曲子原本的精神,让邓雨贤感到非常悲愤,他辞去唱片公司工作,重回学校,迁居新竹,到芎林国小教书。

郁闷的心情,影响了身体的健康。1944年,邓雨贤猝逝,过世时只有38岁,学校为他举行「校葬」告别式。

生命不在长短,而在价值,「台湾歌谣之父」邓雨贤的生命只有38载,遗留近百首的歌曲,却持续传唱到今日......

邓雨贤在日本战败前过世,接着国民政府来台,台湾进入戒严时期之后,邓雨贤的台语歌曲包括《雨夜花》等竟成了「禁歌」,却丝毫无损台湾人对邓雨贤创作的喜爱。

1979年有党外歌神之称的邱垂贞先生,因为在「美丽岛事件」现场唱了《雨夜花》、《望春风》和《补破网》三首歌曲,坐了黑牢四年半。

「雨夜花雨夜花,受风雨吹落地......」几乎每个台湾人都能哼上几句的《雨夜花》,歌词丝丝入扣地描写时代背景,也恰好符合台湾人的心声;《望春风》则获选为最受欢迎台湾百年老歌的第一名,被认为是最具特色的「台湾调」。

解严之后,大家逐渐重新开始认识台湾的文化和艺术。我想起,我的母校「彰化高中」有一座现代化的音乐厅,在1996年落成启用。当时举办票选命名活动,由台湾文学研究社命名的「雨贤馆」获得票选第一名,有别于全台林立的「中山堂」,这是全台湾第一座用台湾人物命名的校园建筑。

彰中图书馆主任吕兴忠回忆道:「当时命名为『雨贤馆』时,有师大毕业的音乐老师,问我『邓雨贤是谁?』」

每个台湾人都听过的好声音:台湾歌谣之父邓雨贤

邓雨贤是谁?他是「台湾的歌谣之父」。邓雨贤创作的一首首好歌,曾经因为日本皇民化政策被强制改为日本军歌,曾经因为戒严又成了「台湾禁歌」,连作曲者都不敢写,用「佚名」来取代;儘管如此,直到今日,这些优美的台湾好歌,还是持续地传唱下去,因为,这是专属于台湾的好声音。

相关文章推荐